首页 > 府院传真 > 正文

“玩火”的村妇
更新时间:2016-11-07    来源: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中心   作者: 曲 轩    

  美满幸福的生活,是每个人的向往和追求。然而,现实生活中,爱情不是游戏,也不是缺位就可以立即补上,更不是看不上就可以随便补上。生活中的我们可以不知道爱情的真谛是什么,但若不把爱情和婚姻家庭当成回事,因爱生恨,结果多是上演一幕幕悲情故事。
  “作孽,我真的错了,假如有来世,我决不会这样。只是懂事的儿女以后如何做人哪!”2016年12月26日,接过二审维持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判决,43岁的王翠秀似乎对自己“玩火”的结局并不意外,最关注的是正在上大学的儿子和两个学习成绩优秀的女儿的将来。
两年前的一幕仿佛就在昨天上演。
水窖里的秘密
  一宗蹊跷的失踪案、一个神秘的匿名电话,人间蒸发的男子生死未卜;错综的纠葛,真假虚实之间、苦苦寻找的水窖中又隐藏着什么?
  2015年7月12日,伴随着难耐的高温,一场秘密搜索在会泽县一个小山村悄然进行。在村民们的帮助下,民警们对山野间凌乱散布着的水窖逐一核查。因为干旱,当地家家户户都修建水窖,满足雨季到来前的用水所需,仅挨个搜索的小村就有三百多口水窖。
  半年前,一名男子失踪,警方苦苦寻找六个月也毫无收获。根据线索,这个人可能被藏匿在这片山区的某一口水窖中。
  线索从何而来?失踪者又为什么被人藏在水窖?那还得从2015年2月28日中午说起,两名不速之客来到了派出所报案,说从2014年10月份开始,到案发小村做上门女婿的章田理便和家里人失去了联系,至今杳无音讯。他是离家出走,还是失踪、被害?
  接到报案后,民警把章田理录入失踪人口信息系统,同时向周边县(市)区发出协查函,请求友邻单位协助寻找,同时开展摸排调查工作,发现失踪人曾与王翠秀同居生活多年。
  2008年,丈夫生病去世后,时年35岁的王翠秀在外出打工时遇到未成家的章田理。2009年,情投意合的王翠秀回老家以招亲的名义与章田理同居生活。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王翠秀,和章田理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虽然没有登记结婚,但在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眼中,章田理早就是王翠秀的丈夫了。
  小山村属山区乡,这里山高坡陡,自然状况不是太好。1995年以来,会泽县委、政府为解决群众饮水、农作物灌溉等民生问题,投资修建了许多中小型水窖,仅王翠秀生活的村小组就有300多口,她家也有好几口。
  警方在找寻无果的情况下,悄悄派人以人口普查的名义叫王翠秀带着看她家的水窖,但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2015年7月10日,警方开展地毯式排查。
  据村民的反映,民警在一个叫沙地梁子的地方找到了王翠秀家闲置的一口水窖。一打捞杂物后,发现了高度腐坏的章田理尸体。经初审,王翠秀交代了其用木棍打死章田理的犯罪事实。
理更乱的孽情
  王翠秀说,打死章田理后,她独自将章田理的尸体背到那口废弃的水窖,并用水泥封了起来。令人蹊跷的是,她交代的作案工具棍棒被丢在一片小树林,警方仔细搜寻始终没有找到。
  检察机关批准后,王翠秀被正式逮捕。但她的供述同样让警方十分疑惑。那口被废弃的水窖虽然直线只有一公里左右,但路陡难行,一个妇女背负一名体重不轻的成年男子尸体,作案的可能性不大。眼看无法掩盖,她供述了另一个叫陈某斌的男子。
  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经过王翠秀所在村的G85高速公路开工后,外乡的陈某斌便来工地打工,遇到了同样到工地做饭的王翠秀。一来二往,二人甚至确立了男女关系。王翠秀把陈某斌带回家被村民发现,王翠秀的婆家人更是一头雾水(之前称被害人章田理外出打工)。后来,陈某斌担心章田理找他算账,就主动提出分手。万般无奈,王翠秀才把打死章田理的事告诉了陈某斌。知道事实真相,陈某斌还是一如既往地和王翠秀保持男女关系。后来因王翠秀家的建房事宜,陈某斌和王翠秀闹翻。陈某斌出于报复心理,把章田理被打死的消息告诉了章田理的亲属。谁也想不到,和陈某斌闹翻没有几天,不甘寂寞的王翠秀又找到了一位男子共同生活。
  由于王翠秀老说假话,这起杀人案的侦破可以说是一波三折。陈某斌的作案嫌疑被排除后,他也向警方提供了村子里刘不开帮忙的线索。针对这个情况,警方进行新的排查,案件事实渐渐还原。
  刘不开帮助王翠秀转移章田理的尸体,如果不是一般关系,谁会冒着风险这样做呢?那么,刘不开和王翠秀到底又是什么关系?
  其实王翠秀跟不少男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在小村中不是什么秘密,婆家因为儿子早逝,也拿王翠秀没办法。
  据了解,王翠秀比受害人章田理小一岁,两人走到一起后,原本是甜蜜幸福的,但近两年来,由于王翠秀“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行为不检点,加之同村人背后说三道四,使得章田理心存厌恨,吵架也成了家常便饭。只要听到王翠秀的不良言语,章田理回家便打骂王翠秀。王翠秀说她去哪里,章田理就要跟到哪里。随着时间的推移,王翠秀的心理发生了变化、扭曲。
  2014年10月间的一个傍晚,王翠秀和章田理吃完晚饭后,就打电话给刘不开,叫他来家里玩。刘不开来后,因为家庭琐事,王翠秀再次和章田理发生争执中,顺手拿起一把铁锤的王翠秀狠狠砸向章田理头上,看到章田理倒了下去,王翠秀又朝章田理的头部和面部砸了几下,导致章田理死亡。章田理死后,刘不开帮助王翠秀处理了尸体。
露水鸳鸯悔已迟
  今年43岁的王翠秀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家,文盲,上有老实巴交的父母,下有年幼子女,家庭经济状况一般。因故意杀人,2015年7月11日被拘留,12天后被执行逮捕。大她一岁的刘不开,同样是文盲,有家室。因涉嫌包庇犯罪,刘不开于2016年2月15日被拘留,一个月后被执行逮捕。
  村民证实,王翠秀与丈夫马恒婚后生育三个子女,马恒因病于2006年死亡。 2009年左右,王翠秀认识章田理,两人开始同居生活。章田理死亡后,王翠秀在高速公路工地煮饭,认识陈某斌不久在一起生活。
  法庭审理查明,王翠秀与被害人章田理为同居关系。因王翠秀与章田理多次为家庭琐事发生吵打,王翠秀为此怀恨在心,遂找到村民刘不开帮忙杀害章田理,并承诺给其报酬。2014年10月底的一天晚上,刘不开到王翠秀家,与王翠秀、章田理一起聊天中,王翠秀与章田理因卖牛的事情发生吵打,王翠秀拿起锤子击打章田理头部、手臂等部位。期间,刘不开击打着章田理手臂。章田理死亡后,二人将其尸体包裹、捆绑并用木棍抬到距离王翠秀家北面800米左右的沙地梁子,抛尸于范家此处的一废弃水窖。第二天晚上,二人又用水泥将藏匿尸体的水窖盖封死。事后,王翠秀支付刘不开7000余元报酬。
  经法医鉴定,章田理为钝器打击颌部、颈部致颅脑、延髓损伤死亡。
  法庭审理中,章田理家属提起附带民事赔偿13万余元。
  2016年6月1日,曲靖市检察院以王翠秀涉嫌故意杀人向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7月13日法庭审理中,王翠秀辩解不是故意杀人,对附带民事赔偿表示没有履行能力。刘不开称只参与了藏尸行为,属于包庇犯罪。
  法院公开审理认为,王翠秀、刘不开无视国法,实施故意杀人行为致一人死亡,公诉机关指控故意杀人的事实和罪名成立。共同犯罪中,王翠秀起主要作用,刘不开起次要作用。据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翠秀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罪判处刘不开有期徒刑十二年。同时判决王翠秀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经济损失4万元。
  一审判决宣判后,二人以量刑过重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后花絮
  “心里只想着对不起两个年幼的孩子,现在他们怎么过的我都不知道,他们肯定过不好,没有我会更难过的,没有爹妈的孩子肯定是难过的。”一审判决宣判后,王翠秀提到最多的就是年幼的孩子。
  在农村,因婚姻家庭矛盾纠纷以及婚外情引发的命案占了很高的比例,每一起类似的命案都深藏着血与泪的教训,引发情与法的深思,在日常生活中,除了要有法治观念,还要有道德底线。
  “如果王翠秀能珍惜自己的再婚;如果章田理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之余,能对王翠秀多一些关心,多一些沟通;如果在王翠秀选择章田理后,能及时勒住脱缰的感情之绳,或许惨剧就不会发生。”
  一段得不到祝福的畸恋,最终通往绝境。王翠秀的歪念,让她失去了深爱她的章田理,优秀的孩子失去了至亲,年迈的老人失去了儿子。
  人们在唏嘘王翠秀混乱的感情之余,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了3个无辜的孩子,他们不得不过早地面对支离破碎的生活。
  王翠秀的大儿子已经是一家高校的在校学生,另外两个孩子一个读初中,一个读小学,学习成绩都比较优秀。但是王翠秀的行为给孩子们心里留下的是抹不去的阴影。
  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被接回后,因为章田理死在家里,孩子们不敢在家里住,这给接他的人带来难题。经过家族协商,王翠秀的孩子暂由接他们的人家抚养,期限为一年,一年满后,再作协商。
  不甘寂寞的歪念,三个孩子的幸福生活被打破,接下来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太过沉重。
  王翠秀虽然认识到自己的荒唐,然而一切为时已晚。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上一篇:非法拘禁索要欠款 追债公司锒铛入狱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