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苑 > 正文

云南才女施莉侠
更新时间:2016-02-02    来源:会泽县人大办   作者: 刘德金    

   在会泽县娜姑镇乐里村的路口,有一块石头,刻着“施莉侠故里”几个字。向村里人问起有关施莉侠的情况,许多人都说不太清楚,只知道她是云南第一位留洋女博士,一度时期落难,在乐里村的后面的山上凄凉度日。后来,由于周总理“过问”,她被安置在省里工作。
  事情还得从1961年说起。
  1961年的夏天,晴空万里,会泽县城的花草树木显得多姿多彩。随着国家领导人对东南亚等国的出访,国门初开,和煦的春风吹拂着神州大地。此时,一套大型发电机组被云南省以礼河电站从国外引了进来。
     机组附有厚厚的一本用外文写成的安装使用说明书。要妥善地安装使用这套机组,无疑得读懂弄通这本书。但是,在边远偏僻的会泽县城,没人能把这本说明书读懂。
     由于从国外花高价购来的机组无法安装,人们个个愁眉苦脸。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时,有人建议把机组的安装使用说明书送往省城昆明,托人翻译成中文。这虽然是个好办法,但厚厚一本书不是三五天就可以翻译完的,况且会泽距昆明300多公里。
     就在这时,有人出了一个主意:本县娜姑区乐里村后山有个靠捡垃圾、挖野菜度日的老奶,听说留过洋,懂几国的外语,不妨把她请来试试,看她能否翻译这本说明书。
     该主意得到了电站领导的采纳,当天,电站便安排一辆车和几名工作人员,到娜姑区乐里村找到了这位老奶。当他们说明来意后,这位老奶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当即表态是否可以翻译,只说:“等亲自看看说明书再说。”
     老奶被请上车,经过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以礼河电站工程技术处。
     电站工程技术处的领导虽然怀着欢迎的心情迎接那位老奶,但感到刚见面就觉得大倒胃口:眼前这个老奶,身穿一件过膝的补巴摞补巴的衣服,脚穿一双草鞋,草鞋绳用几种颜色的布条包裹起来,以防磨脚。
     尽管如此,由于工程技术人员要尽快翻译说明书的心切,忙问:“老大妈,您老人家以前到过哪些国家呀?”
     “问这些有什么意思?”老奶根本不想谈这些,只说:“你们要翻译的东西拿来我看看。”
     工程技术处的领导没有及时拿出说明书。却问起了她的姓名、年龄等情况。她毫不隐讳地如实相告:“姓施名莉侠,  今年51岁,无儿无女,孤身一人……”
     工程技术处的领导特地为施莉侠购买了衣服、鞋袜。并给她安排了一个窗明几净的住处,提供了办公桌椅和笔墨纸张。施莉侠在这样好的环境里工作,心情舒畅,工作效率也很高。
     没想到,施莉侠仅用20多天时间就把那本大型机组的安装使用说明书上的洋码子(英语)翻译完了,而且准确无误,她为以礼河电厂工程技术处解了燃眉之急。
     翻译结束后,机组很快安装完毕并投入生产。随后,施莉侠要求留在电站做一点长期性的工作。可电站的一位负责人把双手一摊,说:“我们知道您老人家除了懂英语、还懂日语、法语,可我们这里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给您做啊!”
     施莉侠无望了,只得做好回乐里村的准备。
     据史料记载:施莉侠的命运坎坷多舛,生活凄苦。14岁时赴日本留学,在日本期间,她不停地写诗填词,往外投稿。不久,她的诗词震惊东京文坛,出版了诗集《唐人曲》;21岁从日本赴法国,1932年10月考入巴黎大学文科现代史系博士班,攻读文学博士;1936年从法国回国后,在云南大学担任外文秘书;先后到重庆、上海、南京及台湾等地谋求职业;在会泽一中任过教;1958年整风运动中被强制退职回到娜姑镇乐里村,任乐里村民办小学老师……
     在那个要凭劳动力“抢工分”吃饭的年代,施莉侠手无缚鸡之力,无人相助,穷困潦倒,沦为乞丐。她着破衣、穿草鞋,靠拣垃圾艰难度日。
     由于施莉侠在法国的时候认识了周恩来,周恩来总理得知她的情况后,亲自过问。
     在周总理的关怀下,1961 年,施莉侠被安置在云南省文史馆工作。1989年云南省诗词学会成立,施莉侠被选为顾问。1993年3月28日,施莉侠病逝于昆明,享年83岁。
     施莉侠虽然终生未婚,晚年孤寂,但对于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党和政府流露出了由衷的热爱,她写了一些诗词,表达“十年浩劫”后欣逢盛世的喜悦心情和对祖国美好未来充满希望与信心,热情讴歌祖国欣欣向荣的景象。

 

上一篇:晚 秋(外二首)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