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苑 > 正文

情到深时唯咏诗
更新时间:2016-06-28    来源:红云红河烟草集团会泽卷烟厂   作者: 唐秀玉    

  刘德金是云南省会泽县乐业镇人,和我是同乡,且为世交,但他生于1956年,长于我,故一直叫他为表哥。自小,便知德金表哥博学而笃志,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他的文章在国家级和省、市级刊物上皆粲然可观,尤其是论文、新闻写得非常出色。却有一天,当德金兄捧着厚厚的一叠书稿来请我代为作序时,我惊慌失措,诚惶诚恐,于是无论他如何恳请也没敢应允。一是因自己本无建树,且位卑言轻,而德金兄的学养阅历皆非我可比,自觉无代序之能;二是我虽多年来一直读书不怠,并从事古典诗词研究,长于近体诗词,格律较熟,但德金兄不但是读书破万卷,而且是行路逾万里,我属纸上谈兵,他则知行合一。故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我都不敢承担。然而德金兄再三嘱托,情恳辞切,不容推诿,无奈只得勉为其难,不惜贻笑大方,唐突为序。
  有诗吟:“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是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在《指尖上的春天》里,我仿佛看到了作者刘德金眼里那饱含的泪水,触摸到了他对这片土地深深热爱的情怀。
  德金兄笃于政而劬于学,教学公务之余登山临水,遊目骋怀,常寄情于诗歌,吟哦不辍,终得一集付梓。细品他的作品,感到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清新自然而不浓腻浮滑
  德金兄性格浑厚朴直,恳挚效诚,故文如其人。他的诗词无论新诗、近体、古风皆纯净无华,出乎天性,无空疏夸饰之语,如《咏大海草山•一》:“野花如洒满山飞,碧草青波吹浪回。宛转溪流人影照,闲情无限看余晖。” 那春天的草山,锦绣无边,清澈的溪水,把诗人的影子清晰地投映,诗人顾影,也许有孤独,也许有失落,也许有感叹,也许有忧思,一时无限“闲情”挥之不去,转而仰首蓝天,又无奈还是落日余晖……诗到此时便戛然而止,留给读者无穷回味,这与唐末诗人张碧的《惜花》“一窖闲愁驱不去,殷勤对尔酌金杯”有异曲同工之妙,且和赵师秀的《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如同出一辙。
  二、造语平淡而辞简理博
  德金兄思周藻密,或娱心风月,或借古讽今,或咏物言志,用词用典从不矜奇炫博,看似平淡却意蕴深妙,如《乐业辣椒》:“青枝绿叶挂红玲,辛辣甘甜内含情。心似黄金身正直,赢来天下一美名。”这是首咏物诗,读来朗朗上口,铿锵悦耳。会泽乐业镇盛产辣椒,而德金兄即是土生土长的乐业人,他巧妙地把自己比喻成一枚火红的辣椒,耿直的胸襟里,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再如《观海》:“人生渺茫常如汛,世事沧桑多变迁”。这样的妙句,似乎在哪里见过,然而翻遍唐宋诗词也没有,忽而想起东坡的:“人似秋鸿来有信,事若春梦了无痕”,可细细琢磨,又截然不同,可见作者已经自得诗味。在《观雪有感》中,“但愿天公平等待,冷热饥寒众生担”,多么朴实无华的诗句,却似杜子美“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那颗高怀悲悯的心。看《落花》:“门掩黄昏蜂散尽,国色薄命付东流”,短短十余字,说尽人生无常。还有新诗《皮球》:“内心越空虚,跳得越高”;《向日葵》:“成年深沉的低垂,是否为幼年的盲从忏悔”;《竹子开花》:“为追求虚荣,丧失了自己”;《生活的伴娘》:“给生活一个微笑,即使在不幸与痛苦中,我们也能咀嚼出幸福与快乐”,如此等等,难以一一枚举,平淡的语句中,无奇的字眼里,潜藏了无穷的智慧和哲理。《高平诗话》云:“诗是一口扣在地上的大钟,诗人用感悟和想象把它悬吊起来,它才可能发出声音。敲钟的工具是语言。”德金兄敲响了一个春天,他用的是平淡的语言。
  三、内容繁富而不生涩奥衍
  现实生活是多么的纷繁复杂,而德金兄却善于从纷繁复杂的现实生活中捕捉到诗材,他的诗词题材丰美,叙议结合,情景交融。毛家村水库、黑颈鹤之乡大桥、牯牛峰、大海草山、大地缝、乐业、老厂大峡谷、万寿宫、乐里村、金钟山等等这些地方,有名的无名的都成了德金兄笔下的风景。礁石、迎客松、落花、梦、电焊机、胶水、向日葵、秋菊、时钟、玻璃、邮票、礼花、雪、蝉、瀑布、竹笋、星星、煤、犁、铁花、落叶、路灯、水井、青蛙、蝙蝠、香烟、肥皂泡、尺子、茶壶、果核等等,天上飞的,地下走的,有生命的,无生命的,永恒的,短暂的,亦成了德金兄咏赞的对象。更为艺术的是,作者身在物外却能怅触时事,各显其道却能物我同春,如《落叶》:“落叶在秋风中吟唱,吟唱初春绿色的梦想,吟唱盛夏燃烧的激情”;《煤》:“将痛苦化为满腔烈焰,用凝固的血液温暖人间”。可见德金兄笔下的物事,尽皆在常人生活中触手可及,人人皆可信手拈来,却并非人人都能使它们如此美轮美奂。在德金兄笔端,众多题材蜂拥而不堵,繁余而不涩,富足而不衍。
  四、真情贯注以致意境天成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言:“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可境从何来?《词话》又言:“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我看,德金兄之诗境,全因一片真情贯注方达如此理想境地。《指尖上的春天》这一诗集,新、近、古体,字里行间均贯注着一种深深的情,这个情,是入乎作者之耳、著乎作者之心、布乎作者之四体的真真切切的情。这个情独立苍茫,有热于国计民生的,如《党啊,我对你说》;有喜于天伦之乐的,如《把爱人放在眼里》。但一切抒发感愤、喜怒哀乐皆发自内心,属真性流露,不作无忧而戚之咏叹,以我手写我心,颇能准确把握情景变化的动态和内心瞬间的感受,故用情深处,意境自佳。如:《咏乌龙村果园》:“和煦春风吹百花,漫山遍野绕云霞。游人不记来时路,醉卧园中忘返家”,这是柯烂忘归、憨态可掬的真性流露;《念奴娇•登金钟山有感》:“龙盘虎踞,喜金钟山顶,文昌宫现。画栋雕梁丹砥柱,翘角飞檐琉面。拾级登高,凭栏眺远,处处妖娆展。名城十景,四时风物多变。忆清雍正之年,文昌擒龙,纪帝君初建。厅殿阁台园圃列,尽揽登封雄卷。往日遐思,成田蔓海,沃野千重远。旅游添彩,夕阳城外璀璨”,这是身在物外却情注物中的咏叹;《离与聚》:“离别,泪河决开双堤。相聚,喜浪荡上双眉”,这如同是诗经《氓》里“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的恋情翻版。德金兄的诗作,真可谓情凝心底,境造无形。情景交融,自然天成。
  在这个时代,一个人如果对人生的体验、对世态的感悟、对时代的思考,他如果选择诗歌作为表达的方式的话,那么这个人是可以为人们敬重的。因为,马克思曾经说过:“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是经济活动”。然而,我认为唯有诗歌例外。诗人是大地的体验者、生命的关怀者。正如德金兄,在这个几乎“精神”等同于“欲望”的时代,这个对利益有着疯狂追求的时代,他还在那样执著,那样不停地用诗歌吟唱他头顶的蓝天、脚踩的大地、人间的冷暖、四季的更替,以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如《夜耕》:“灯前伏案锁眉尖,笔重如山常自怜。几度托腮将欲睡,三番揉眼未成眠。钟鸣半夜耕难止,映窗曙光终得篇。费尽心神无所悔,清贫寂寞也甘甜”,诗人的精神多么难能可贵,在此我只有佩服,却不敢评价高低。德金兄的作品实事求是,不虚美,不隐缺。必定读书知人,相信此书能怡人身心,自当备受关注!
  受《指尖上的春天》的诗情感染,不禁东施效颦,乃赋七律一首,以结本序:
  一卷书香飘以礼,问谁指上得春天?
  百般诗意丹心出,万种风情妙笔牵。
  淡写眼中虚实景,轻描世上往来缘。
   洛阳暂未纸张贵,文界必将星宿繁。
                    

 

上一篇:父亲•庄稼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149号